PK_yuzhi

刚才突然急刹车,膝盖磕到前面坐椅背上,钻心的疼,位置旁边的行李箱倒了,砸了一下车门,箱子上面的布包也倒了,声音太大,大的太可怕,我半天缓过不过神来。
我是不是已经出车祸死了,为什么路灯的光是红色的,我眼眶发热,鼻尖很痒,也许眼里渗出了血,可是不难受,热的安逸,我看到金色的塔,我知道那是郊区里难得的装饰,揽钱的工具,可我不希望是,哪怕它可怕,我也更希望是它。
夜晚的郊区,真黑。都是树,树比城里的高很多,树干下边是白色的药,是蛆虫的药,郊区毕竟不是森林,人要利用树,就要驱走虫。可是人群要是不在了,郊区就像森林了,它是像森林的宇宙,树群的思想早就没了,只剩下我一个,孤立无援地飘在宇宙,太可怕,连星星都看不见,太黑,风太大。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