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K_yuzhi

蛐蜒

今天在新租的平房里发现一只蛐蜒,大概是叫这名字,长得像蜈蚣,但比蜈蚣短。房子是单间,除了床就是厕所,真怕它会跑床上来,我不要一睁眼就看到Mr.蛐蜒,当然也有可能是 Miss,是Miss的话那还好,没准会有共同语言。

当初跑出宿舍租房,就是图个清静,想要没人打扰,踏踏实实地早睡觉,结果反而越熬越晚,甚至落寞到跑来Lofter写心情,我是习惯性的树洞和中央空调,真想和人交心,奈何刚拿出点心里话,就发现别人早已设起屏障。

小时候家里住在崇文门西草市140号,胡同对面就是天桥商场,姥爷和街道办事处的人熟,所以我家的烟酒好卖,当时给我家送啤酒的人是个年轻小伙子,他眼睛特大,我小时候爱给人起外号,我就叫他“大眼儿”叔叔,后来传广了,大家就都叫他大眼儿了,他一年四季都骑一辆三轮车,三轮车上放很多蓝色的塑料箱,塑料箱上有孔,啤酒就插在里边。每天上午没起床,我就能听到啤酒瓶撞塑料箱的声音,后来快拆迁了,大眼儿也就不再来了,听说有了孩子,他好像给我看过照片,我还嫉妒了好久。不记得最后一次见他是哪次了。不知道他现在还送不送啤酒,要是还送的话肯定应该换成电动三轮车了。

我记得姥姥进货的时候带过我去,她让我去挑好吃的和好玩的,姥姥是个内向的人,我们好像没有说太多话,我只记得那个厂子里很黑也很空旷,有点害怕,有铁质的楼梯,我不好意思要贵的,就拿了两只带弹簧的小熊。

想起这些地方有很熟悉的感觉,不过已经好久没人提过了。现在崇文区变成东城区,所以不知道还有没有西草市这个地方。

我一直很想念家,但是并不想回去,有人说,安心之处即是家,所以我想,我想念的也许不是家或家人,我想念的是那段时光的简单和心安。

今天上午翘课在家睡觉,做了一个很真实的梦,梦到我精心打扮要去见他,好不容易走到他家门口,梦就醒了,醒来的时候很难过,为什么只是个梦。突然想起一个电影,叫金鸡,君如朝龙哥喊“他不要我”,想到这个片段就会想哭,他也不要我,不过我没人可喊。

3:00了,困,希望明天不要迟到,体育挂了,不用上早操了,耶

评论(2)

热度(1)